跳至主要內容

對的時候

星期二, 2021年3月9日

一道低壓槽在華中形成,並逐漸向南移動,欲前往華南沿岸地區。南嶺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勸低壓槽回頭:「何不乖乖待在華中?不久後將有高空西風槽加深,為你提供優秀的抬升條件,你就能造成大範圍的強對流天氣了。你執意南下,把大好青春耗掉,到了華南沿岸,冬末春初的天氣系統很不明確,到時你恐怕只得一場空。」

圖一 高空分析圖顯示移向華中的西風槽(大圈)相比起華南沿岸的短波(小圈)尺度更大。

但低壓槽不甘於跟隨南嶺所說的那個理所當然的故事發展。華南沿岸海陸交界地形複雜,加上那些似有還無的短波,飄忽的天氣變化能讓電腦模式的預測出現時間和地域上的偏差。對低壓槽來說,這些顯然更具吸引力和挑戰性。

低壓槽緩慢靠近沿岸地區。長途跋涉使其出現疲態,有所減弱。北方的西風槽如南嶺所言,加深,然後移向華東,未及華南;已然南下的低壓槽自是無福消受,卻不羨慕此種貌合神離。至於短波,可能只是低壓槽的幻想,連存在與否也不能確定。入夜後,大地進入寧靜的夢鄉。或許真如南嶺所說,到最後只得一場空。低壓槽不抱任何希望,默默等待消散的命運,然而仍對當初南下的決定無悔。

位於華南的一道低壓槽(藍線)

不過低壓槽並不知道北部灣沿岸一帶正有一個短波向東傳播。由於夜間的大氣層比白天稍為穩定,因此短波的存在及行蹤並不明顯。到了早上,短波抵達低壓槽所在位置,尺度雖比不上華中的西風槽,卻也提供了抬升條件。加上多日來低壓槽匯聚了來自南方的暖濕水汽,各種條件在時間和空間上配合,最終成就了一場驚天動地的雷暴。

有意的未必留得住,無意的卻只因在對的時候碰上,便一發不可收拾。

莊思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