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列印PDF

天文台台長發言稿全文
﹝2005年5月5日﹞

以下為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今日(五月五日)在出席一個名為「全球防災、世紀啟示」展覽的開幕儀式上的發言稿全文(只有中文):

譚兆璋教授、梁振英議員、林國華先生、林志雄博士、蘇樹輝先生、各位嘉賓、各位新聞界的朋友:

今天很榮幸參與這個自然災害的地圖展覽會。

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大海嘯造成重大傷亡,引起世界震驚,救災及災後重建工作仍在進行中。隨著其他新聞的浮現,「海嘯」逐漸退出報章頭板,但是全世界仍然需要面對海嘯可能帶來的破壞,必須從今次海嘯事件汲取經驗,貫注入將來的防災和減災工作。

印度洋海嘯傷亡慘重,我們應該思考:為甚麼有這麼多人生活在海嘯可及之處?又或者再看得廣闊一點:為甚麼近年來愈來愈多自然災害的新聞?

根據國際紅十字會的數字,1984到1993年間,每年受災人數為一億六千萬,但是1994至2003年最近十年更急升到每年二億六千萬,為甚麼?

中國傳統有句說話「趨吉避凶」,在生活之中很注意「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靠近印度洋的印尼經常有大地震,生活在海邊低處就等於立於危牆之下。不要說海嘯,由熱帶氣旋帶來的風暴潮,亦可以帶來暴漲的海潮淹沒大地,造成大量傷亡。1970年孟加拉在風暴潮裏丟失了30萬至50萬條生命,就是一次血的教訓。為甚麼這麼多人住在海嘯或者風暴潮淹沒的地方?

其實如果海嘯來時海邊沒有人,那麼甚至海嘯來過都沒有人知道,甚麼災難都沒有。從這個角度看,天然現象本身不能稱為「災」,是人類選擇居住地時把自己置於危險之處才釀成「禍」。

今次海嘯事件之後的重建工作,不應單純是把破爛的房子原地再建起來,而是要各國政府重新訂定政策,限制或者管理人民進入沿岸低地居住或活動。要做好這項工作,政府必須有精確的地勢圖,此點跟今次展覽的主旨相連。

在現實生活裏,猛烈的海嘯或者風暴潮幾十年甚至數百年才在一個地點出現,絕大部人都會心存僥倖,通常不會接受政府不准在沿海低地居住的禁令,面對這個情況,政府惟有採取其他措施減低海嘯及風暴潮一旦來臨時的殺傷力。

在香港,海嘯的機會極低,但是由颱風引起的潮水暴漲歷史上曾經造成很大的傷亡,在1906年和1937年的颱風中,死亡人數都高達一萬。香港政府後來採取了一系列的防禦措施。

其一是建立了減災的預案,包括香港天文台的預警制度、發布消息的程序、撤離危險區域的安排、宣傳教育等。其二是新市鎮及重要設施的地基都建得很高,足以抵禦風暴潮。這些工作都屬於居安思危,以恆常的投資抗拒一旦的毀滅。由於措施的執行,1962年溫黛來襲時,雖然有很高的風暴潮,死亡人數卻比過去減少百分之九十九,此後的風暴潮基本上再無大礙。

近年來香港人的防災意識漸趨薄弱,令人擔心。熱帶氣旋信號發出期間,電視機前我們見到民眾跑到海邊觀浪或滑浪,嘻哈作樂,第二天卻見到報章有關意外傷亡的新聞,作為防災的前線人員,我們覺得十分可惜。這個現象從側面證明防災減災關鍵在教育推廣,重點在提高人民的災難意識和對有關天然現象的理解。

談到未來可能出現的天災,我必須指出:氣候變化是一個大家要重視的方面,它不像颱風、暴雨等可以在天氣圖或衛星照片見到,而是在慢慢地影響我們,據國際紅十字會的判斷,氣候變化使到全球天氣動盪,極端天氣如乾旱及水災等天災頻數增加,是受災人數急升的主要原因之一,展望未來,這個問題將愈加嚴重,每年的受災人數以億計,想起都令人難過。

重大的天災往往是無法預測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就是出其不意地在想像以外的地點發生的。按地質學的常理,南海北部近岸處發生強烈地震並引發海嘯迅即掩襲香港的機會幾乎等於零,但是可惜沒有人有膽量說是絕對的零。要處理這類萬一甚至億份之一的可能性,香港天文台會組織科學普及活動,讓市民多些了解各種天災,讓大家在碰到有關自然現象時,可以採取主動避開險境。在這方面我們樂意與社會各界合作,共同努力。

因此我特別向大家推薦這個地圖展覽,譚兆璋教授是全球著名的地圖收藏家,同時十分熱心公益。非常感謝他借出珍貴的地圖及有關圖片,讓公眾透過視象得到直觀的印象,了解海嘯、地震、火山爆發、氣候變化等現象。這個機會十分罕有,我鼓勵市民踴躍蒞臨參觀。謝謝。

最近修訂日期: <2014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