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曆農曆對照
  • 為生命旅程綁個蝴蝶結

  • 星期五, 2018年08月17日

八月九日 星期四 雨

今天我出生在南海,還沒有名字。聽說在沖繩島附近的摩羯前輩,其時已是熱帶風暴的強度。我心裡既羨慕又妒忌,然而,無論我怎樣努力,仍然是很弱很弱的一個系統。

儘管如此,粵港澳三方都在密切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香港天文台在下午5時15分發出一號戒備信號。請原諒我給大家添麻煩了。

八月十二日 星期日 雨

我依舊無名無份。沒有副熱帶高壓脊的依靠,也沒有明顯的引導氣流指引下,我只好在廣東西部沿岸一帶流連。漫無目的地遊蕩了兩天,昨天我在陽江市附近登陸,卻又不甘心就此在陸地消散,今天再次移至海面上,下午終於增強成為熱帶風暴。

八月十三日 星期一 雨

今早當我緩慢地靠近珠江口以南海域時,我終於有自己的名字──貝碧嘉。

八月十四日 星期二 雨

天文台在上午5時20分改發三號強風信號,結束了歷時連續108小時5分鐘的一號戒備信號。這是自1946年以來第二長的一號戒備信號。也許我未必受歡迎,預報中心的氣象人員連日要不停輪班工作,為我疲於奔命。風迷也說我行為怪異,長得不美,也沒有甚麼驚艷之處。我只在香港西南偏南約150公里掠過,不敢靠近興風作浪。

八月十五日 星期三 雨

隨著我的遠離,天文台在上午2時20分改發一號戒備信號,並在上午5時20分取消所有熱帶氣旋警告。這次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共持續了超過132小時,是自1946年以來,持續時間第三長的熱帶氣旋警告。我對自己的信心稍增,進一步增強為強烈熱帶風暴,但接近雷州半島時,又給陸地減弱為熱帶風暴。

然而更讓我驚訝的是,驀然回首,我看到自己走過的路徑。原來,在南海北部,我為自己的生命旅程綁上了一個蝴蝶結。原來,無論是多麼曲折難行的路,路上總會有些小確幸。

八月十六日 星期四 雨

離開雷州半島,進入北部灣,一個新的天地。我的步履變得輕盈,也尋回自己的方向。這次我不再猶豫,向著越南北部前進。

 

莊思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