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列印PDF

感覺、理性與常識 : 颱風篇

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


 

        1906年9月18日 颱風突襲,香港天文台首任台長杜伯克博士下令放「風炮」時,炮聲淹沒在風聲之中。事後政府深入調查,確認以當時的有限科技來說,這場風屬於突發而不可測。歷任台長都以此為鑑,戰戰兢兢地守著香港這片天。

        時至今日,颱風逼近時,電腦始終幫不上忙,最後二、三百公里,惟一的倚靠仍然是天文台自已的觀測,我跟歷任台長一樣,以理性分析手上的資料,決定向香港市民發佈甚麼信息。

        傳遞信息是一門高深學問。以前社會簡單,「風炮」一響等如說「風來了」,漁船入港,捱過大風又可回到大海。1917年,香港首次出現面向市民的「號碼風球」(以前的風球祇給海員看),掛在高桅,告訴大家「要戒備」或者「烈風將臨,來自某方向」。在沒有電台的時代,這樣一句帶有預測味道的說話已經夠用了。

        本地風球制度成立至今近九十年,漸漸融入了日常生活,進入了傳統,化為香港特有文化的一部份,粵語片時代的電影「十號風球」就是一個例子。在香港生活多年的人們對風球都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感覺,不用明文規定,不用法律規範,大家都有一套自己的應對措施,有一段很長時期,香港的風球常識是:三號風球買紅燒豬肉罐頭,八號就在風雨中把它吃掉!

        在沒有海底隧道的時代,風球常識亦包括在渡海小輪停航之前盡量讓人回家,準備應付颱風來襲。隧道建成之後,尤其是地下鐵路通車之後,形勢出現基本的變化,但是風球已經是傳統的一部份,在沒有特殊事件出現的情況下,八號風球「不上班」的習慣也就延續至今。

        九十年來的風球見證了香港行業和工種愈變愈多。颱風來臨,各有各的考慮,各有各的準備,需要知道的氣象信息都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清楚的,風球作為一句說話當然滿足不了新一代多元社會的要求。回應著時代的要求,香港天文台把大量的氣象資訊展示在網站裏,包括預測颱風路線、衛星和雷達圖片、自動氣象站數據等。讓大家各取所需,並就著各自的處境作配合自身風險盤算的決定。我們選擇了這個運作模式,因為我們相信:香港是先進的知識型社會,天文台有責任以資訊去支撐它的順暢運行。在這個新時代,傳統的風球祇是颱風資訊體系的一部份。

        但是話要說回來,社會上仍然有大量的人們,尤其是弱勢社群,接觸不到網站,他們需要一個簡單的符號標記去指導他們應對颱風的來襲,因此在可預見的將來,香港天文台仍要繼續運作風球制度,給社會一個概括式的參考數據,作為防風準備的考慮基礎。我必須強調「概括」兩個字,香港地小山多,海灣圍繞山脈,山脈懷抱海灣,這邊山迎風則那邊山位於下風,一個風球號碼肯定說不盡境內各處風大風小的故事,因此祇能視為一個概括的描述。

        有時聽到一些說法認為把制度調校一下便可解決所有問題。願望大家注意到風球制度本身的局限。風球祇是一句說話和一個預測,面對香港複雜的地形、分散的人口、多元的行業與工種、根深柢固的傳統習慣、不同社會階層的期望、氣象預測的有限能力等,風球制度無論怎樣改變,先天注定不能滿足所有人所有時間的期望。

        自首任台長杜伯克到今天的同事,天文台人均以服務香港為己任,雖然我們唸科學傾向理性,但是沒有某些科學家的傲慢,祇有科學家的開明開放,對於風球制度本身沒有執著,將來怎樣改變,我們將用心聆聽,以社會的總體感覺和常識指導我們向前。

 

2006年9月27日成報

最近修訂日期: <2014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