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列印PDF

感覺、理性與常識 : 暴雨篇

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


 

        雨下過不停。香港天文台氣象中心的天氣預報員緊盯著眼前的一排電腦屏幕,他們要不停吸收川流不息的資訊,包括衛星、雷達和全港雨量分佈等信息,掌握幾十公里內瞬息萬變的天氣形勢,提防蠢蠢欲動的暴雨。

        香港的暴雨很有個性,很難捉摸。根據天氣圖的分析和電腦計算,天文台的預報員也許可以粗略知道未來一兩天是暴雨的高危期,但是究竟暴雨最終哪個鐘頭現身,下在哪裏,坦白地說,目前的科學仍未捉摸到箇中的微妙竅門,預報員多少有點聽天由命,唯一的辦法就是老老實實地監視天空的一舉一動,不讓暴雨突襲成功。

        眼前其中一個屏幕響起來,畫面閃亮著一盞紅燈,顯示香港境內廣泛地區過去十五分鐘雨量達到戒備水平,預報員快速地檢視雷達顯示的最新雨區轉變趨勢,再與趕回來的高級科學主任緊張地商議,手指在鍵盤上飛快舞動,幾分鐘後黃色暴雨警告便發送到千家萬戶。工作流程驟眼看像很機械化,其實內裏牽涉的是一重又一重的理性和常識。

        工作沒有完,氣象中心的查詢電話不斷地響,此起彼落。十多年前,市民來電都是想知道多些有關雨量的預測,但是現在拿起電話聽到的絕大部份是:

        「我這裏大雨得很,你們為甚麼不發紅色警告?」
        「我這裏的雨大到把上學的孩子都淋濕了,你們祇發黃色信號簡直豈有此理!」
        「有冇搞錯,我這裏一滴雨都沒有,發甚麼暴雨信號!」

報紙版面不容許我把更不堪入耳的說話寫出,我的同事要忍受的謾駡和侮辱想起來令人難過。「查詢電話」失去了原來的功能,變成個別市民向香港天文台下達命令,即是香港話所謂「落柯打」的地方。

        這個現象反映了人類的一個特質,就是對自己周圍數十尺範圍很有感覺,並且以此作為回應環境變化的思維基礎。「我這裏」在自我心中就是世界的全部,其他所有事情都必須服從「我這裏」的指示。這個原始感覺源自人類數百萬年進化的歷程,它讓我們的祖先應付了一次又一次逼近身邊的災劫,如山上滾下的石頭,如突然來襲的猛獸。個人的感覺是人類的重大資產,但是「我這裏」方圓祇得數十尺,實際上不能代表全香港。以「我這裏」來指令天文台是「感覺」的錯誤應用。

        香港天文台幹著眾人的事,關注的是散佈在全境一千平方公里裏人們的安危。我們清楚尊重所有每一個個人的尊嚴與價值,與此同時亦要尊重自然的規律和社會整體運作的通則。當年訂定雨警告信號的指標時,這些方面都考慮在內。黃色暴雨大概就是市面有一些街道水淹,造成一些不方便,一年十次左右。紅色暴雨造成較大面積水淹,在香港的實際環境裏往往出現較大規模的交通阻塞,一年三次左右。黑色暴雨的雨勢則大到足以癱瘓交通,平均約一年一次。如今所用的30毫米、50毫米和70毫米指標本身毫無神秘,祇不過是翻查多年氣候紀錄,找到對應不同影響程度的數字,基礎是對香港社會的「常識」和對氣象數據的「理性」分析。

        經過數十年的工程建設,香港的建築穩固安全,暴雨期間留在家中、學校或工作間,就甚麼危險都沒有,因此千萬不可把暴雨信號錯誤演譯為下班或放學的意思。雨中上街,正正是暴雨警告信號叫大家不要做的事,這也算是「常識」吧。

        每次暴雨之後,總有這樣或那樣的批評,指責香港天文台照顧不到不同階層、不同界別的情況。事實上,一個顏色信號真的不能解決所有人的個別問題,願望大家理解暴雨警告信號祇能反映香港整體情況,運作起來必須以「理性」為依歸。

        雨繼續下,市民的「柯打」源源不絕。預報員的眼始終盯著電腦屏幕,間中也望向灰暗的天空。

 

2006年9月26日成報

最近修訂日期: <2014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