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列印PDF

香港家書

『雨天、晴天、孩子天』

香港天文台台長林鴻鋆博士


 

乖女:

        還記得上次我不用電郵,改為執筆給妳寫信嗎?當時正值颱風季節,我的工作份外忙碌,感慨又特別多,借寫信給妳來抒發一下情懷。妳收到信後,說過愛接爸爸的親筆信,現在稍為有空,就投妳所好吧!

        回想妳唸小學時,一個大雨滂沱的清晨,我們的汽車在路上死火,我揹著妳邊走邊跑趕回學校。校門前,雨聲夾雜著家長的埋怨聲,情況混亂,而妳偏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提起昨夜被飛襲擊一事,取笑我這個天氣預報員,預測大雨的能力竟不及昆蟲。

        爸爸在96年出任台長時,認定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加強預測暴雨的能力,希望輸給蛇蟲鼠蟻的事件不再發生。上任後,立刻著手籌劃一連串大計,實行軟硬兼施,對付這個十分棘手的問題。

        所謂軟硬兼施,軟,指軟件,包括一套我們命名為「小渦漩」的臨近預報工具,和一套高解像度數值預報系統。硬,指硬件,包括多普勒雷達和超級電腦。「小渦漩」利用雷達資料來預測未來一兩小時的雨量,是對付暴雨埋身肉搏的武器,而數值預報是運用高速電腦,用已知的物理規律去計算天氣變化。

        今年,爸爸的心情特別興奮,四年的努力,今年首次參加「公開考試」。每場暴雨過後,就戰戰兢兢地接過「成績表」。今年的「考試」來得特別早,就連老天爺也像急不及待似的,接二連三地考驗我們暴雨預報的功力。

        剛過去的四月份,雨量破歷來記錄,天文台共發出四次紅雨和一次黑雨警告。今年還是紅、黑雨最早出現的年份。這幾次的「考試」成績不俗。我們都能在三天前預報有大雨,更在暴雨發生前數小時,再發出預警。「小渦漩」及數值預報系統,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假如妳問我超級電腦是否物有所值,讓我告訴妳,答案是肯定的。

        雖然這幾次「考試」成績尚好,但是爸爸知道出錯的機會仍然存在,因為我深知以現時的科技水平,天文台的預報技巧跟其他先進國家一樣,在一個如香港般細小的地區內,不可能百分百準確預報雨的分佈、大小和出現的時間。記得妳小時候,個子小,爸爸常取笑妳下雨毋須「擔遮」,祇需在雨點之間走過,就不怕被淋濕。其實,暴雨發生的地區,和雨點相似,不是連續不斷的,香港實在太細小了,就像一個個子小的小孩,有可能在兩個暴雨區之間的罅隙躲過。說不定下一場暴雨,我們會「漏報」或「誤報」,妳明白上述情況,就不要倒轉來取笑爸爸了。

        其實,目前我們在暴雨預報的路上仍在起步階段,要不斷累積經驗和改善方法。長遠的路向就是發展更先進的科技和使用更快速的電腦,來增加預測的準確度,這是爸爸會在任內盡力推動的。雖然我的年紀比妳大,但求知和進取之心,跟妳卻不遑多讓。我想讓妳知道,妳不是在外面孤軍作戰,還有爸爸及一班和我並肩作戰的同事,在妳的老家,跟妳一樣,為追求理想而奮鬥,勇敢地面對失敗和挑戰。

        剛收到妳寄來的照片,看見妳燦爛的笑容,充滿陽光的氣息,不禁使我想起在香港璀璨陽光下生活的一群。我們最近推出的「紫外線指數」,正是為他們而設。推出指數的目的當然不是限制他們到戶外活動,否則妳必會是第一個「地球村」上投訴我的村民。

        近年來,普羅大眾愈來愈關心自然環境的轉變,及它們對生活所造成的影響。南極臭氧層穿洞,令「地球村」的村民擔心地面上的紫外線強度會驟增。這恐懼亦蔓延至香港。有人建議在香港上空建造巨型玻璃罩,阻擋紫外光,這個妙想,理論上可行,但不切實際。香港位處熱帶,臭氧洞是不會出現的,影響香港的紫外線亦不會驟增。

        不過,在陽光猛烈的戶外要戴帽及多塗防曬油是錯不了的,否則妳不單向雀斑招手,還要冒曬傷的危險。雖然香港最高的紫外線指數只是13左右,但在澳洲北部卻可達16,若妳往夏威夷島的冒納羅亞活火山旅行時,更要做足預防措施,因為那裡的指數接近20。資料交待完畢,為父有言在先,他日妳若因面上曬出雀斑而不敢見人,責任不在爸爸。

        好了,雨天、晴天一大堆,妳又要投訴我「三句不離本行」了。快將大學畢業的妳,在父母眼中,永遠是一個需要別人痛錫關懷的小孩。所以不論雨天、晴天,總是希望每一天都是孩子的開心天。

        下星期日是母親節,記緊打電話回家向媽媽祝賀呀!

 

爸爸        

2000年5月6日

最近修訂日期: <2014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