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 訪前台長費慤先生夫人

  • 星期五, 2015年 9月 11日

那年,二次大戰結束不久,他從親戚口中得悉世界各地的最新情況,遂毅然放棄在瓷器公司的工程師職位,隻身遠赴重洋來到東南亞,輾轉抵達香港並加入天文台工作。後來,他在這裡成家立室,並在離家鄉半個地球之遙的地方生活下來,歷經數十寒暑,見證人間和大自然的風雨,直屆退休之齡方才返鄉安居。

他是前天文台台長費慤先生 Mr. John Peacock。費慤先生是香港天文台最後一位來自英國的台長,在天文台服務了 34 年後於 1984 年退休。此後,他和費慤夫人 Mrs. Diane Peacock 便到了英國西南部定居,過著遠離煩囂的生活。

今年夏天,我正在英國牛津大學參與短期課程,透過現任台長岑智明聯繫上費慤前台長,然後夥同正在埃克塞特 (Exeter) 接受氣象培訓的同事劉保宏,在一個星期日前往他倆居所訪問。我們有幸親嚐費慤夫人精心泡製的茶點,在閒談間渡過一個愉快的下午。

費慤先生夫人居於薩默塞特郡 (Somerset),從最近的城市巴斯 (Bath) 駕車前往需約半小時。那裡人煙稀少、空氣清新,屋子自成一國,無論從哪個方向眺望窗外均是綠油油的草原,風景如畫。前台長在屋子四周栽種了各色各樣的花草樹木,又對每棵植物作詳細記錄,可見退休後仍不乏科學家的氣質。雖年屆八十多歲,但他依然健步如飛,隨手便能拿起鋼製工具,大概是日子有功,而園藝確有強身健體的功效之故。

圖一

圖一      費慤前台長屋子花園後的大草原。



圖二

圖二      在屋子後花園的合照,從左到右:費慤夫人、劉保宏、胡宏俊、費慤先生。


費慤前台長任內以台長或署理台長身分懸掛十號風球多達四次,可能是近代掛十號風球最多的台長(註一)。據他說,當年最大的挑戰在於觀測數據不足,那些年氣象站不多、船舶回報的數據亦少,早年更未有氣象衛星,使天氣預報添加不少難度。基於當時的科技和社會發展水平,掛風球的考慮與現時截然不同。

他又憶述,當年許多工作均須靠人手完成,例如複印天氣圖便需使用石灰石作平版印刷(註二),職員將人手分析完成的天氣圖放上平滑的石灰石,用酸性液體蝕入石頭的表面,然後塗上水溶液,再將空白的天氣圖放上石灰石印製,花的工夫真的不少。

圖三

圖三      費慤前台長送予我們的 1983 年 11 月 23 日天氣圖,圖中清晰可見手寫上的氣壓值。


費慤前台長亦收藏了不少當年珍貴的照片,部分員工合照更附有職員名單。我們趁此機會拜託他為我們將部分珍藏數碼化,為天文台增添文物。

圖四

圖四      費慤前台長保存的 1950 年代員工合照。


雖然事隔多年,費慤前台長對天文台購置的第一台原子鐘仍記憶猶新(註三)。他又回想起,有次香港突然迎來大批從廣東沿岸來的漁民,原來是誤信了地震謠言,以致後來天文台需要公開闢謠。他倆又與我們分享了多年前目睹不明飛行物體的經歷。各色各樣的故事娓娓道來,我們均聽得如癡如醉,實在不枉此行。

最後,費慤前台長提及,在他還是工程師時曾以物理知識化解了一題方程式,令他畢生難忘,故寄語︰「我們要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確實,我們都應該為自己的工作和使命感到自豪!



胡宏俊、劉保宏


【後記:費慤夫人 Mrs. Diane Peacock 不幸於 2015 年 7 月因病離世,我們謹此向費慤前台長和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備註:

一、   見天文台網誌:一些天文台的集體回憶 - 探訪台長費慤

二、   平版印刷的英文 lithography 源自古希臘語「石頭」

三、   見香港授時服務歷史



最近修訂日期: <2015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