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 東臨颱風的挑戰

  • 星期一, 2015年 7月 27日

香港位處華南沿岸,北靠中國大陸,南臨南中國海。熱帶氣旋從海而來,當它們在華南沿岸登陸後便往往繼續進入內陸並逐步減弱和消散。有一些熱帶氣旋會由香港東面而來,接近華南的海岸並移近本港,只要其往西前進的角度稍有改變(圖一),它們不單在登陸的情況有所不同,其強度變化亦可出現較大的差異,可以說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為什麼會是這樣呢?

如果熱帶氣旋位於香港東面的海上,只要其往西的移動路徑帶點偏北分量,便會早點登陸華南沿岸的東部(圖一的路徑 1;圖二),然後橫過內陸一段距離才移至香港北面,即是說,熱帶氣旋在內陸減弱一段較長的時間才接近香港,屆時其強度已明顯減弱,對本港的威脅相對較少。但如果熱帶氣旋的移動路徑是西中偏南,雖然近岸卻未登陸,或偶一登陸便再度出海(圖一的路徑 2),這樣的話,它們可以維持其強度而接近香港,並為我們帶來較大威脅,1999 年吹襲香港的颱風瑪姬就是一個例子(圖三),當時天文台發出了九號風球,瑪姬在香港的西貢半島登陸,為本港帶來烈風和大雨。而且受到地形屏蔽的影響下,從香港以東靠近的熱帶氣旋所帶來的偏北風一般都是初時較弱,但在熱帶氣旋相當接近香港時,本港風力會急劇增強的,瑪姬的個案就清楚說明了這點:當時本地的北風自到達強風後不足三小時便吹起烈風了(圖四)。由此可見,對於由東面而來的熱帶氣旋,只要其向西前進的角度有些微的變化,對香港天氣的影響可以有極大的差異。

圖一

圖一      東臨颱風的移動方向只要有些微變化,其登陸地方及強度變化可以有較大差異。



圖二

圖二      2001 年 9 月的熱帶氣旋百合在汕頭登陸後便逐漸減弱,在最接近香港前
已減弱成為熱帶低氣壓。



圖三

圖三      瑪姬沿著華南海岸向西移動,登陸香港前仍維持颱風強度。



圖四

圖四      當瑪姬相當接近香港時,本地風力在不足三小時內由強風增至烈風。


2015 年 7 月初影響香港的蓮花,亦是由東面而來的熱帶氣旋例子。在 7 月 9 日早上,蓮花位於香港以東二百多公里外的海上,為一結構完整的颱風,並採取偏西的路徑移向本港。天文台和政府飛行服務隊合作派出的定翼機於蓮花風眼附近錄得颶風風速,而烈風範圍半徑亦有大約 100 公里。由於預計蓮花沿著海岸移動而並非深入內陸,因此有機會維持相當的強度,加上它逐步逼近香港,本地風力有機會在短時間內拾級而上。結果蓮花雖然在天文台北面只有約 50 公里的地方掠過(圖五),但在未到達前已經迅速減弱,與其相關的烈風並沒有普遍影響香港。這情形與 2001 年的熱帶氣旋尤特(圖六)的情況大相徑庭。當年尤特在汕尾附近登陸後雖然減弱為強烈熱帶風暴,並在天文台北面約 80 公里的內陸地區掠過,但仍能夠為本港帶來長時間的烈風和大雨。

圖五

圖五      蓮花在未到達前已經迅速減弱,並於天文台北面只有約 50 公里的地方掠過。



圖六

圖六      尤特在天文台北面約 80 公里的內陸地區掠過,為本港帶來烈風和大雨。


以上的幾個案例雖然都有其不同的天氣背景和科學因素以致出現了「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結果,不僅顯示東臨颱風對香港的威脅是不可輕視的,而且也了解得到預測東臨颱風是充滿挑戰的,這些個案有很多值得我們研究的地方,亦是天文台日後發出熱帶氣旋警告值得參照的例子。



李立信



最近修訂日期: <2015年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