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4年 4月 25日

氣象萬千 IV

當我被邀請擔任天文台和香港電台聯合製作的《氣象萬千 IV》的時候,我的心情有點複雜。一方面,我對拍攝工作存有些少恐懼感;在 2011 年參與製作《沉沒的國度》時所經歷的艱辛,心中猶有餘悸。當時,在烈日當空下長時間拍攝,我被吉里巴斯猛烈的陽光灼傷;還有,一次我和當地漁民出海捕捉三文魚的時候,被太平洋的風浪折騰,暈眩持續了數天,十分不好受。但另一方面,由於我早年曾参與《氣象萬千》的製作,對這片集系列有情意結。最後﹙其實只是思考了幾分鐘﹚,情感佔了上風,我亦因此而踏上為時近一年探索天氣和大自然現象的旅途。

我和四位導演合作,穿插於四個不同的故事。它們分別是颱風、乾旱與水資源、暴雨和洪水,與及冰凍圈。這幾個故事本身都是重要的課題,但同時它們亦可以從氣候變化的角度串連起來。氣候變化帶來的衝擊近年不斷以不同形式浮現,不少科學家都認同它是人類目前所面對最緊迫的危機。2013 年 11 月超强颱風海燕肆虐菲律賓,數日後在華沙舉行的氣候峰會上,菲律賓代表形容他的國家要經歷這苦難是「瘋狂的」,而要全球人類面臨氣候危機同樣也是瘋狂的。《氣象萬千 IV》的鋪排某程度上是基於這個意念,但導演沒有企圖採取說教的方式,向觀眾灌輸一些意識形態;而是希望透過客觀事實的描繪和分析,讓觀眾明白到這危機的成因,從而自行下結論。

攝製期間所碰到的,不乏一些有趣的人和事。在新彊,一位年青哈薩克族女孩為我們聯系居住在天山的族民,雖然她的腳掌剛剛做了一個不大不少的手術,令她行起路來一拐一拐的,但她帶我們登上天山訪問她的牧民哥哥時,幾乎全程都是一馬當先,令我們這些「健壯」的漢子為之汗顏。陪同我們考察「天山一號冰川」的一位研究員,雖然穿的是硬底西裝鞋,但他在石塊和冰川上步履如飛,令穿上全副登山裝備的我們佩服不已。

在越南,導演和攝影師的小船意外沉沒,雖然沒有人受傷,但價值數以萬元計的器材可能要全部報銷。但導演竟然沒有顯示任何擔憂或不悅之色,反而繪形繪聲地向我們描述沉船時他們種種有趣的反應;導演 EQ 之高,令我折服。到了澳洲昆士蘭,我們採訪的農夫因為連續 18 個月的乾旱令他蒙受重大經濟損失,但他卻處之泰然,認為這只是人生中的起伏;當地一些同業因旱災而患上憂鬱症甚至自殺,他的樂觀令人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最後,不能不提我們一隊由導演、攝影師和錄音師組成的三人敢死隊,他們深入虎穴,在超强颱風「海燕」的風眼範圍內捕捉大自然無窮力量的震撼場面。可惜我另有要事,否則我必然加入敢死隊,以壯大他們的聲勢。畢竟,可以近距離接觸這個號稱登陸時最強的颱風,對我這個氣象人的履歷應該是大有裨益的。

如果沒有参加製作,是無法理解製作團隊工作之艱巨。據我所知,不少導演以至監製近日為了後期製作工序都在電視工作室渡過了不少不眠之夜。我當然希望紀錄片完美播出,但無論效果如何,我仍必須向製作團隊和其他幕後英雄致敬。在這一刻,我也祝願片集成功。



梁榮武 (《氣象萬千 IV》主持)


註:《氣象萬千 IV》將於 4 月 26 日晚上七時半一連四個星期六在無線翡翠台及港台電視 31 同步播映播出。觀眾朋友也可以在網上先欣賞片集的宣傳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Cj6sKxlpY


圖一

圖一      在澳洲荒廢的農田裡拍攝,最大的挑戰不是近 40 度的高溫和超強的紫外線,而是如何
避免成千上萬的蒼蠅飛進口中。



圖二

圖二      連月乾旱,昆士蘭寸草不生,牧羊人只能年花近十萬澳元,買飼料供應給 2,000 只綿羊
食用,大大增加成本。



圖三

圖三      我們並不是在偷閒泛舟,而是和越南農民 (左一的伯伯) 視察他們被洪水淹沒的農田。
在歸途中,導演和攝影師的船隻意外沉沒,幸好他們沒有受傷。



圖四

圖四      開朗的哈族小姑娘和她的牧羊哥哥。背景為青蔥的天山。



圖五

圖五      為牛羊提供食水而挖掘的大型雨水池。連月乾旱令水池乾涸,一些弱小的羊兒不能
擺脫池中的泥濘而死去,羊骨四處可見,水池儼如一個陷阱。除了帶來金錢損失之外,
農夫目睹親手飼養的羊隻死去,亦不禁神傷。



最近修訂日期: <2014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