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二, 2013年 1月 15日

一些天文台的集體回憶 - 探訪台長費慤

新年伊始,我首先祝各位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

香港天文台今年將會慶祝成立 130 周年,現正籌劃一系列的活動,包括在三月的開放日暨 130 周年慶祝活動的啓動儀式、在年中與歷史博物館合作舉辦的展覽、及與香港電台合作拍攝新一輯的「氣象萬千」電視節目。我們也會出版一本以「風雨人間:有緣相聚」為題的書,邀請了多位現職和已退休的同事、天文台的合作夥伴和朋友提供文章和圖片。以上活動主要目的並不是單為慶祝天文台的生日,而是從過去百多年的歷史,尤其是發生過的天災,提醒公眾做好防災減災工作的重要性。而且,從同事、夥伴和朋友對天文台的印象及記憶,也可以留下天文台的一些集體回憶。在下面及往後的網誌,我會與大家分享一些有關的文章和點滴。

在 2012 年,天文台同事開始籌備 130 周年的活動,我也開始搜集歷史資料,希望可以在現時我們所知的基礎上再作補充。在資料搜集過程中,我認識了幾位對香港歷史饒有研究的朋友和學者們,而且更有機會與多位退休已久的舊同事見面。這包括以前在香港大學教我物理學的教授麥翹雲 (Professor P. Kevin MacKeown)[1] - 他於 2012 年 8 月 24 日應邀到訪天文台,與我們分享他研究天文台早期歷史的心得,使我們認識到天文台的創立與在 1874 年發生史稱「甲戌風災」的颱風有頗大的關係;也讓我們了解到首兩任台長 William Doberck 博士和 Frederick Figg 先生的事蹟, 比如 Doberck 台長因為未能預警 1906 年災難性的颱風而黯然退休離開天文台。

而我在 2012 年 11 月第一次接觸的老台長費慤 (John Peacock) 先生,亦讓我了解一些鮮為人知的天文台往事。

圖一

圖一      費慤老台長與夫人 Diane 在英國巴斯 (Bath) 的住宅門前合照。


費慤先生是香港天文台最後一位來自英國的台長,他在 1950 年進入天文台、1981 年接替鍾國棟 (Gordon Bell) 先生成為台長,於 1984 年退休。我於 2012 年 10 月底參加在日內瓦舉行的世界氣象大會後,順道在英國停留兩天作休假,特地到巴斯 (Bath) 探望他。他雖然已經 85 歲,但身體仍然非常壯健,還與太太 Diane 駕車來火車站接我,令我十分感動。我到訪他家時,一同翻閱了他珍藏的舊照片,我一面看,他一面講解,如數家珍 ! 雖然來去匆匆,我盡量趁此難得的機會記錄了一些有趣的事蹟,與大家分享。

首先,我發現費慤老台長可能是近代台長中掛十號風球最多的台長 ! 1968 年的雪麗、1971 年的露絲、1979 年的荷貝和 1983 年的愛倫的十號風球都是他以署理台長或台長身份處理的,他還珍藏了多幅荷貝和愛倫帶來破壞的照片。在他之後,只有林鴻鋆博士和我有機會分別因 1999 年的約克和 2012 年的韋森特發出十號颶風信號。

圖二

圖二      1983 年颱風愛倫襲港,天文台總部的大樹倒下,險些兒壓在溫度表棚上面。



圖三

圖三      費慤老台長 (左) 於 1983 年在天氣預測總部處理颱風愛倫的情景,相片中
亦可見已經退休的古許慕彬女士 (左) 和劉志鈞先生 (右中)。


費慤老台長的相簿還有很多有趣的照片,我在這裡輯錄了一些與大家分享。


圖四

圖四      從天文台望向西南方向的早期照片:左面是諾士佛台的樓宇,
(大家能否亦找到前水警總部旁邊的第一代時間球塔?)
而右下面出現的圓形結構,由於年代久遠,至今仍
未能在天文台的記錄找到。


圖五

圖五       早期的同事聚會:(從左至右) Colin Ramage[2] , Frank Apps,
皇家海軍司令 Dennis Rowe, John Peacock。


圖六

圖六       早期維修風速計的技術人員 (英文稱為 rigger) 的高空工作,
像馬戲團空中飛人的表演。


圖七

圖七       早期天文台同事從船登上橫瀾島工作有時需要乘坐吊籃,頗為驚險。



好了,下次再繼續與大家分享。



岑智明


參考資料:

[1] 麥翹雲教授亦是 "Early China Coast Meteorology: the Role of Hong Kong" 的作者。

[2] Ramage亦是 "Monsoon Meteorology" (「季風氣象學」) 一書的作者。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