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2年 9月 17日

一個都不能少!

天文台在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強颱風韋森特襲港期間發出十號颶風信號,是繼 1999 年 9 月颱風約克襲港後,13 年來首個「十號風球」。

眾所周知,天文台是「年中無休」的,哪管是「十號風球」還是「黑雨」,天文台當值員工一定堅守崗位。

最近我跟幾位在韋森特「十號風球」時當值的同事傾談,講到那一夜的工作情況,他們娓娓道來時,在我腦海裡浮現了一齣電影的名字 ― 「一個都不能少」。是的,觀測資料固然不能少,而背後的工作人員更是一個也不能少!


十號波,要放波!

天文台在 1921 年已開始利用氣球作高空探測,同事稱這項工作為「放波」。以往「放波」是人手操作的,自 2004 年天文台引入全自動高空探測系統後,「放波」便進入全自動化年代。

每天上午八時及晚上八時,京士柏氣象站的自動高空探測系統會將氣球充氣及釋放,懸吊在氣球下面的無線電探空儀,內有氣壓、溫度、濕度、GPS 定位等感應器,在氣球上升過程中會探測高空氣象資料,而地面的工作人員則利用電腦接收及整理所得數據,經核實後即時發放至世界各地氣象中心。

高空探測於三號風球時開始加密,在下午二時也「放波」,同時亦會有高級科學助理或科學助理同事在京士柏當值,我們稱之為「當風更」。到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告訊號生效時,高空探測更進一步加密,凌晨二時也會「放波」,同時更有雷達機械師加入在京士柏「當風更」。

以下是十號風球當晚在京士柏「當風更」的雷達機械師楊雨善及科學助理葉彩雄憶述他們在韋森特「十號波放波」的刺激情況。

楊:「23 號韋森特逼近,晚上八點那個波我已察覺自動高空探測系統有點不對勁,擔心終於可能要人手放波,叫彩雄要有心理準備。」

葉:「整夜我也跟天氣預測總部的屈 Sir (總督導屈錦城先生)緊密溝通,屈 Sir 再三叮囑,首要注意安全,在情況許可下才嘗試人手放波。午夜後十號風球高掛,到凌晨兩點放波時,我們發覺自動高空探測系統真的不行,風實在太大了,氣球發射器的保護蓋根本無法打開!」

楊:「對,當時真的風很大,又下著雨,我即時跑到外面檢查系統,發現機械故障並不能一時修復。颱風風眼在香港附近上空經過,不是每一天都發生的事,如果沒有高空資料,將會是專業上的一大憾事。所以決定立即轉為人手放波,我負責監察電腦接收資料,彩雄負責放氣球。」

葉:「我將需要轉為人手放波的決定向屈 Sir 匯報,他又再次囑咐要衡量安全方可人手放波。那時雖然橫風橫雨,但相信情況仍許可人手放波,於是我全副裝備,雨衣雨帽雨靴,拉著充了氣的氣球到戶外,那時被強風和氣球拉扯得站立不穩!放第一個波時,氣球根本無法上升;放第二個波時,阿楊示意電腦收不到任何資料;放第三個波時,數據有錯誤;直至放第四個波時,風好像稍微減弱一點,氣球才順利升空進行探測,阿楊亦示意電腦接收資料正常。」

楊:「我們終於鬆一口氣,那時已經是差不多凌晨三點,雖然比原定放波時間遲了約一小時,但總算能蒐集到寶貴的高空氣象資料(圖一),相信這些資料對颱風研究一定很有用。」

葉:「那一定,看到那些資料,真有如獲至寶之感!」



雷達眼,看風眼!

天氣雷達負責監測風暴的風力、雨帶強弱和氣旋中心位置,因此天氣雷達是監測熱帶氣旋不可或缺的觀測手段。

韋森特襲港當晚,在大帽山上的雷達站「當風更」的兩位雷達機械師李浩然和陸嘉樂正埋頭苦幹,確保雷達系統能繼續「歎冷氣」。

李:「雷達系統跟其它電子儀器一樣,不能過熱,否則無法正常運作。十號風球那夜,大帽山雷達站的中央冷氣發生故障,為了確保雷達不會停止運作,我和嘉樂便將站內所有流動冷氣機搬到雷達儀器室內,全力監控溫度,確保儀器室溫度不會過高。幸好整夜大帽山雷達維持正常運作,無論預報員還是市民大眾,都可以通過雷達影像一睹韋森特的風眼與環流(圖二)。」

那邊廂,另外兩位雷達機械師盧偉雄與葉永成在大欖涌的機場多普勒天氣雷達站「當風更」。上一次 1999 年 9 月颱風約克的「十號風球」時,盧偉雄在大帽山雷達站留守三日兩夜,至今仍印象難忘。十三年過去,他再次親身經歷另一個「十號風球」的故事。

盧:「當晚機場多普勒天氣雷達發生故障,由於在暴風雨的晚上,仍有飛機升降,多普勒天氣雷達監測機場跑道的風切變對保障航空安全尤其重要。當時風勢相當大,我和葉永成需要合兩人之力,才能打開儀器室的門,到裡面努力搶修,至雷達終於回復正常運作,我們才如釋重負。」


言簡意賅,向前線人員致敬!

聽過幾位同事談論韋森特「十號風球」時的工作情況,更深切體會他們無懼暴風雨致力維持天氣觀測正常操作的堅定信念。

以後無論我在網頁瀏覽氣象觀測資料,或是利用資料進行分析研究,也會明白整整齊齊的數據得來不易,確實要向恪盡職守的前線工作人員說聲「謝謝」!



李淑明


圖一

圖一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由探空氣球蒐集的高空氣象資料繪製成的溫熵圖,
顯示在韋森特風眼附近的高空氣溫、露點、風向及風速變化。



圖二

圖二      2012 年 7 月 24 日凌晨二時的雷達圖像,可清楚看見韋森特的「風眼」。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