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1年 3月 11日

天文台早期歷史

在〈中國沿岸早期氣象史 – 香港的角色〉一書,P. Kelvin MacKeown 回顧香港天文台 1880 年初至 1910 年代三十年間的歷史,旁徵博引,透露了本地官方著述找不到的詳情。對我來說,它填補了此段時期的一些空白。

天文台能於 1883 年成立,實有頼 1870 年至 1880 年代初在港三位有科學背景的人士 : 政府測量司派斯、總督軒尼斯以及其副官龐馬。派斯及龐馬均為工程師,後者對天文學有廣泛興趣。軒尼斯則是醫學院出身,並曾就天文觀測發表文章。

就計劃天文台初期所須肩負的任務中(包括地磁監測及氣象觀測),派斯提出了務實的建議,就是以授時服務為先導,因為此項工作向訪港船隻徵收費用,短期內可為成立天文台的支出回本。可想而知,這想法與當時英國殖土辦公所構思不同,因後者一般都是要求殖民地進行科學觀測,供日後研究分析之用。

然而,天文台開台不久,很快便知道市民亟需的是氣象服務,包括颱風警告及天氣預報。直至現在,氣象仍是天文台的首要工作。

圖一     1913 年的香港天文台
圖一      1913 年的香港天文台


至此應輪到創台的天文台長杜伯克博士(1852 至 1941 年)出場。他在 1883 至 1907 年間出任台長。他在天文學方面久負盛名,到港後以政府天文學家的名銜為榮,其天文台長的職位僅是聊備一格。這與香港政府對他的期望背道而馳,政府要他着力搞好颱風警報,他郤視天文學為其摯愛,繼續發表為數不少的天文學論文。

杜伯克性格極富色彩,可見諸一位殖民公所官員就其申請妹妹到港當助理一事,說出的一段話 : 「有見及他難以與人和睦共處,挑選其妹出任助理實有一定好處。」杜伯克抵港後,即覺得應由他統率東亞地區氣象工作。惟當時由耶穌會教士主持的上海及馬尼拉天文台在颱風警報工作上已處國際前茅,結果令杜伯克壯志未酬,而雙方相互的憤懣一直維持至他任期之後一段時間。

由於杜伯克對耶穌會教士的蔑視,將馬尼拉發出的颱風警告置諸不理。這損及他的名聲,並導致香港一定的損失。話雖如是,需要指出一些颱風未必一定先要越過菲律賓才會影響香港,可以從其他方向移近並造成破壞。

大家要知道,當年海上的船隻仍未有無線電,不能為預報員提供實時的風暴消息。無線電傳送 1910 年代初才姍姍來遲。而氣象雷達、衛星、以及進入風暴中心的探測飛機更是二戰後的新事物。可以想像,當年氣象人員面對風暴定位的挑戰如何巨大,更遑論對颱風作出準確預測。

杜伯克治學巨細無遺,在港的氣象工作態度十分嚴謹規範。隨意舉一個例,三十五年間在香港進行的氣壓觀測,與英國本土標準比較,相差僅為千份之三吋水銀,即百分之八毫米,實在是出色的承傳。

MacKeown 於 1970 年代是我的理科教授,當年循循善誘。事隔多年,是次出書,導出一些做人處事的道理,晚生獲益匪淺。



李本瀅


參考 : 費慤主編,香港氣象記錄及氣候筆記六十年,1884 至 1939,1947 至 1950 年。香港印務局,1952 年。(以英文發表)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