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0年 12月 24日

白夜

有一年六月到過聖彼德堡(北緯 60 度)。由於夏至時分太陽位於最北的位置,北半球高緯度的地方太陽很遲才下山,整晚可以看到曙光,沒有黑夜。

杜思妥也夫斯基 (1821 – 1881)的短篇小說〈白夜〉就是以此時此地為背景。小說於 1848 年作者仍年輕時寫成,早於其重要的小說如 1864 年的〈死屋手記〉和 1866 年的〈罪與罰〉等。

圖一     年青時的杜思妥也夫斯基
圖一      年青時的杜思妥也夫斯基


讀過這小說,你會明白為何它曾多次改編走上銀幕:俄羅斯、意大利、印度(3 次)、法國、伊朗及美國。以下是故事主線。

第一夜

故事中的主人翁(我們就叫他伊凡)是寂寞的人,喜歡在城中獨來獨往。在一個日長夜短的夏夜裡,他留意到一位少女在飲泣。他想伸出同情之手,但內歛性格令他有所遲疑。然而當她受人滋擾而呼叫時,他不再猶疑,出手相救。少女的名字是娜絲坦卡。在隨後的談話中,他訴說因為害怕失望和被嘲笑,他從未結識過異性,不用說更未曾與異性傾談。到達少女家時,他懇求第二天晚上再見面,好讓他重溫快樂時光。娜絲坦卡欣然答應,並承諾會將她自己的故事相告。

第二夜

第二天晚上,他們彼此認識多了。伊凡說由於自己孤獨生活,沒有甚麼值得談論。倒是大多時間都做夢,因為只有這樣才免於沉悶。娜絲坦卡訴說,她與袓母相依為命,須將屋子分租靠微薄收入賴以糊口。因此之故,一位年青的租客開始借書給她看,並帶她及祖母到歌劇院,隨而展開追求。當年青人離開遠赴莫斯科時,娜斯坦卡求他娶她,他由於身無一文而拒絕了。然而,他答應一年後會回來。到如今,一年已過卻書信全無。因此她鬱鬱不樂,悲從中來。

第三夜

娜絲坦卡知道年青人已回到城中。此刻,伊凡醒覺自己已墮入愛河,而這並不是柏拉圖式的愛。儘管如是,他仍幫她寫了一封信。但年青人沒有回覆。她開始感到絶望,對伊凡說:「我愛你,因為你還沒有愛上我。」他開始忐忑不安,整個世界好像正離棄他。

第四夜

伊凡耐性地不停安慰,她覺得感激。此時,他按不住表達了對她的愛意。聽到後,她若有所失,不知所措。由於事到如今不可能繼續朋友般的情誼,他向她道別,堅持雙方不再見面。她央求他留下。蹓躂了一段,她說誰可料,說不定他們的交情有天會發展成戀愛,儘管她仍然渴求他終生的友情。他聽到後,神情為之一振。此時,年青人突然出現,她飛奔入懷,待回頭才給伊凡一個短吻。

後話

心靈破碎之餘,伊凡收到娜絲坦卡一封信。信中她求他原諒,並感謝他相助渡過艱難時期。她又說一周後會舉行婚禮,希望他到來。最後,他寫下:「我的幾個夜晚終於在一個早上完結。大雨滂沱,不停往窗子無情的打,天氣實在可惡。」



李本瀅


參考:

維基百科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