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0年 7月 23日

夢江南

早前出席了一個音樂會,是芬蘭與中國建交六十年在港的慶祝活動。音樂會項目包括芬蘭及中國作曲家的作品。

說起芬蘭作曲家,最知名的應是西貝流士(‘芬蘭頌’)。當晚演出他的 <戀人組曲>,雖然曝光較少,但絶非凡品。

令人驚喜的是由王立平多年前原創、董昭民最近作曲的<憶紅樓>交響詩。在香港大提琴家李垂誼弓下,斯洛布迪尼渥指揮芬蘭 Avanti! 室樂團的伴奏,旋律之婉約、悽美,真怪自己為甚麼沒聽過! 我想這曲會很快登上古典音樂的流行榜。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紅樓夢>是十八世紀曹雪芹( 1715?-1763?年 )所作。曹家世代早年為清皇室的家奴,因漸受寵信,至曹的曾祖父時已成為了南京大族。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皇帝( 1654-1722 年 ) 年幼時的玩伴。康熙六次下江南,其中四次是由曹家接待。

曹寅與被譽為滿清第一詞人的納蘭性德 ( 字容若, 1655-1685 年 )諗熟, 有“家家爭唱飲水詞,納蘭心事幾曾知 ?”之句。當時納蘭 <飲水詞> 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誦。

圖一     納蘭性德 (來源:china.org.cn)
圖一      納蘭性德 (來源:china.org.cn)


納蘭父納蘭明珠為大學士,權傾朝野。納蘭本人 22 歲時殿試,嶄露頭角。深情自賞,文武兼備,與康熙同齡,在宮中升遷至一等侍衞。「納蘭」是滿語的漢譯,與「那拉」同,那拉姓氏中最著名的人物應該是慈禧太后( 1835-1908 年 )。

納蘭夫妻十分恩愛,可惜時間不長,婚後三年妻難產而死。納蘭詞中不乏描寫愛情、思念和悼亡,都是為她而作。

納蘭喜歡結交才學之士,大半是明朝的遺少或世家子弟。他富同情心,不時對他們給予政治和經濟上的幫助。

納蘭詞隨手拈來,都是佳作。看一看他的 <夢江南>;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
         急雪乍翻香閣絮,
         輕風吹到膽瓶梅。
         心字已成灰。”

據注詞人說,詞中「雪」和「絮」是有一段典故的。雪即雪花,絮即柳絮。話說東晉( 265-420 年 )宰相謝安( 320-385 年 )家中庭院賞雪,問雪花像甚麼。他的兒子答像往天上撒鹽,衆人大笑。這時侄女謝道韞曰可比作 “柳絮因風起”,此句令後世人驚艷千年。後來她嫁入望族王家,這便是詩中所指的王謝 :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唐.劉禹錫,772-841 年)

三至五世紀時,南京平均溫度估計比現時低一至兩度,築有冰房,儲藏冰塊以保存食物。隨著氣候變化,下雪的日子已顯著減少,現時每年只有約七天。

回說曹雪芹,年少時曹家亦已家道中落,納蘭亦已辭世(終年三十歲)。納蘭家族的傳說可能給了他許多故人往事的點滴。 “今宵便有隨風夢,知在紅樓第幾層”, “因聽紫塞三更雨,卻憶紅樓半夜燈”,此皆納蘭的句子。

難怪乾隆皇帝( 1711-1799 年 )看過 <紅樓夢> 後,嘆問這 “不就是明珠的家事麼 ?”



李本瀅


參考:
(1) 維基百科
(2) 納蘭詞箋注,張草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
(3) 納蘭詞典評,蘇纓著,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8)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