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10年 5月 28日

沙塵暴 (2)

歷史上沙塵暴的報道不少。以下是勞倫斯 (T.E. Lawrence, 1888 –1935年,即廣為人知的「阿拉伯的勞倫斯」)的精彩描述:

「當沙塵暴臨近,熱風灼着我們的面部,令人透不過氣來。忽然間風向改變,瞬間從我們背後吹來,空氣變得凄冷和潮濕。同時,風勢轉烈,太陽也受我們頭上的一團厚厚黃沙遮蓋而消失…」。

「… 這些內旋風,吹去了緊握在手的外衣,風沙撲面,令我們張不開眼睛,失去了方向感 … 而狂風亦吹起大量泥土,把大棵的矮樹,一束束的雜草,甚至小樹也被連根拔起,在大風中亂舞,並吹向我們,或在我們頭頂掠過,令人驚心動魄。雖然,我們還能看到四周的情況,有七、八呎的距離, 但是放眼遠望是頗為危險的。因為除了風沙肆虐,我們還擔心被空中吹來的樹木、碎石,或充滿亂草的灰塵擊中。這場風暴持續了 18 分鐘, …」

圖一     T.E. Lawrence, 1917年
圖一      T.E. Lawrence, 1917年


以下是Hassanein Bey (1889 –1946 年,Bey是土耳其語,意指酋長)同樣有力的描述:

「好像是有熱汽管道埋藏在地面一樣,蒸汽從數千百個小洞口吐出。沙石一陣陣噴出來,隨風飛舞旋轉,並憑着風力增大而慢慢上升,整個沙漠像受到地底一些無形的力量而抬升。大粒的碎石擊中了皮膚、膝蓋及大腿。沙粒則沿着身體向上爬,直至擊到面龐和越過頭頂。天空都被遮蔽,除眼前的物體外,其他所有都變得朦朧,宇宙像是被沙石填滿一樣。」

中國歷史上沙塵暴的記載一般較簡略,但它們的破壞力亳不遜色 :

「二月武威(甘肅)大風,黃霧下塵,摧樹木,倒房屋,傷亡人畜甚多」。(公元 351 年)

法顯(公元 337 – 422 年),東晉時期著名的佛教僧侶,在他前往印度的旅途中有以下的描述:「沙河(新疆)中有惡鬼熱風,遇則皆死,無一全者」。

二百年後,唐朝最著名的僧侶玄奘(公元 602 – 664 年),步法顯後塵往西域取經。他有這樣的描述:「暴風奮發,飛沙雨石,遇者喪沒,難以全身」。

沙塵暴形成所需的條件一般為 : -

(一) 沙塵源頭;

(二) 不穩定的大氣,使到沙塵可以升至高空(例如遇到強烈的日照而受熱上升);

(三) 大風,為沙塵暴勢帶來動力。

中國沙塵暴的記錄在公元前 3 世紀至 20 世紀期間一直都在增加,尤其是 13 世紀後為甚。相信這是由於人口膨脹,以及人們不斷遷徙,無可避免地出現更多火耕土種、放牧、森林濫伐。在新開墾地上灌溉,意味著河流或水道的水源減少,造成下游農田失耕,農地也開始逐漸整體向東部和南部萎縮。戰爭及氣候變化使到情況進一步惡化,導致植被減少,土地漠化。由於風蝕的影響,棄耕的土地一旦裸露,很難恢復為自然草原。因此,土地漠化進一步加劇。而歷久不斷有胡人從北面入侵,變本加厲令漠化進一步向東和向南擴展,做成惡性循環。

20 世紀出現的氣候變化帶來進一步困擾。北京每年的降雨量從 50 年代接近 800 毫米下降至 90 年代的 600 毫米,然而氣溫卻一直上升。在沒有灌溉情況下,雨量減少及氣溫上升的共同影響,令土壤中的水分耗損,削弱其抗風蝕的能力。 直到 20 世紀中期,大規模的植樹造林和土地管理才開始。

看來,人們仍然要面對環境各種的挑戰及解決問題,情況才得好轉。


參考資料

(一) 「沙塵暴」楊德保,尚可政,王式功編著 – 氣象出版社,2003
(二) 「中國氣象史」溫克剛主編 – 氣象出版社,2004
(三)   維基百科


李本瀅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