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0年 3月 22日

風險管理

風險管理在現今並不衹是一個常用的名詞。常見的活動如投資、保險及財經等均涉及不同程度的風險管理。

世界部份地區,尤其是北美洲,在提供天氣服務時採用了概率預報的方法,譬如說在日常預報中提供下雨的概率。這一些預報對需要做決定或在業務中運作決策模式的人有幫助,例如,在港口及客貨運終點站。概率預報亦可用來決定是否進行戶外活動,例如進行燒烤或體育活動。我們可以根據成本效益來評估一項活動受下雨影響的風險。例如,可以在得悉下雨的機會後,評估在晴朗及下雨兩個情景下進行的相對成本,從而作出最後決定。

大家可能未注意的是,現時預報颱風的工作在某程度上已越來越多採用風險管理的概念。自 2000 年代開始,隨着數值方法預報熱帶氣旋的進步,我們可以利用一個名為「多模式結合」的方法減低預報颱風路徑的誤差。這一個方法根據歐洲、日本及美國主要氣象中心全球模式所產生的風暴預報位置運作。事實上,天文台同事的研究工作顯示,簡單計算各個氣象中心的風暴預報位置的平均值,便可以明顯地改善颱風路徑的預報,整體上比較只採用其中任何一個模式作出的預報為佳。

以下是颱風巨爵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威脅香港時其路徑預報的例子,天文台需要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


圖一     颱風巨爵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協調世界時 1200 時 (香港時間下午八時) 各主要氣象中心的預報路徑
圖一      颱風巨爵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協調世界時 1200 時 (香港
         時間下午八時)各主要氣象中心的預報路徑 (圖中1512代表
      九月十五日協調世界時 1200 時的預報位置,如此類推)


這個方法之有用,大前提是各個獨立的全球模式要達到某程度上的準確性。假使一個模式預報風暴向東移動,而另一個模式預報風暴向西移動,則製成的「結合」預報意義不大。

我們從過去幾年利用「多模式結合」預報的經驗顯示這項工作不單祇是管理風險 -- 隨着電腦模擬天氣科學上的進步,多模式預報顯著地提高了颱風預報的準確度。

歷史上有不少關於風險管理的例子。這裡,可試舉宗教歷史上的一兩個例子。道教是中國的一個土生土長的宗教及哲學,但在約兩千年前,佛教在中國開始萌芽時,在道教廟中看見佛教的神像並不鮮見。那時,佛教及道教廟宇中甚至可見到孔子像。為求立足中國,佛教僧侶亦須要勤習儒、道之學。

出現上述情况的一個原因是漢族不能算是一個宗教性很強的民族。他們認為在廟宇內放置多一些神像並沒有壞處,於是寧緃毋枉。那些在道教廟宇中的佛教神像正好反映當時的僧侶矢志要在宗教「市場」上分一杯羹。沒有其它方法比這方法更好、更能混入信眾常到的地方。

在西方社會,英國東盎格魯的雷沃德國王 (於公元 624 或 625 年逝世) 曾興建兩座祭壇,一座為當地的神靈、另一座為基督教。傳說中他這樣做是為了「雙重保險」,以防本土宗教的神祇們不事事靈驗。英國約於公元 670 年正式接受基督教為國教。

風險管理的概念同樣可以應用在氣候變化議題上。最近,傳媒對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工作和氣候變化的科學理據存疑的報導有所增加。雖然,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出現了兩三點不小心的錯處,但是,氣候變化背後的科學理據明確,而所達致的重點結果是經過科學家們作出大量研究及嚴謹論証所達到的。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一直以來已指出,九成機會可以肯定全球暖化是人類活動所帶來的。這一個肯定性,或者可以說成一成機會的不肯定性,在科學領域上是頗為常見的。對於決策者來說,在計劃未來時最好要留意這一點。如果僅僅是為了報告書中的一些輕微錯誤而不理會其重點結果,是不利和不明智的。


李本瀅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