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10年 1月 18日

徐家匯天文台

許多人都知道,徐家匯位於上海市中心的繁榮商業區,乘搭地下鐵路便可到達。1847年,天主教耶穌會在那處建立了大教堂,但相信於1850及1860年代在‘小刀會’及‘太平天國’亂世遭受嚴重破壞,其後於1906年重建。 現時外國人仍稱之為St. Ignatius Cathedral(聖依納爵主教座堂)。

圖一   St. Ignatius Cathedral聖依納爵主教座堂
圖一   St. Ignatius Cathedral聖依納爵主教座堂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徐家匯地區有部份地方是徐光啟家族所捐贈的。徐光啟(明朝1562-1633年)可能是中國最知名的天主教信徒,曾協助意大利耶穌會士利瑪竇(Matteo Ricci, 1552-1610年) 將儒家經典首次翻譯成為拉丁文。歐洲今年將紀念利瑪竇逝世四百週年。


圖二   意大利耶穌會士利瑪竇及徐光啟
圖二   意大利耶穌會士利瑪竇及徐光啟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較少為人所知的是法國耶穌會士曾於十九世紀在那裏建立一所天文台(同時亦建了孤兒院、修道院、學校及圖書館)。徐家匯天文台於1872年設立,對南海作出氣象觀察。該台早期進行天文及氣象觀察、地磁紀錄以及提供報時服務。它是十九世紀末期歐洲人獲取亞洲氣象資訊的重要來源。近期的「Weather」雜誌引述了它在1880, 1881及1882年利用儀器及觀測收集到颱風資料的一篇文章。

徐家匯天文台的職責與香港天文台非常接近。香港政府於1883年應當時的社會需要設立香港天文台,工作重點在報時服務及氣象觀測。由於這個原因,香港中文大學的何佩然教授相信香港天文台的中文命名參考了上海徐家匯天文台,以天文台 (觀測天文現象的台站)作為稱號,而非氣象台 (氣象機構)。

自十九世紀末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徐家匯天文台人員研究及分析了沿着中國海岸及河流建立的海關台站及燈塔的氣象紀錄及觀測。十九世紀末期開始,他們採用旗幟作為颱風警告的信號。由於這些旗幟在遠處不容易分辨,後來設計了幾何形狀的信號作替代。香港天文台於1903年採用了該套稱為「中國沿岸訊號」的警告系統。及後徐家匯天文台人員於1917年採納一套新的警告系統取代該系統,而香港天文台 (於1912年被頒賜「皇家天文台」的稱號,直至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 隨後於1920年亦採用了該套新系統。

二十世紀初期大部分時間,徐家匯天文台及香港天文台之間的聯繫,關鍵人物是富傳奇色彩的Ernesto Gherzi神父(1886-1973)。他是1930至1949年期間徐家匯天文台台長。在Gherzi神父主持下,上海提供了一個有效的颱風警告服務。1927年,他開展了無線電短波廣播,提供每六小時長江及華北地區七個氣象站的觀測資料。根據已故前任香港天文台台長鐘國棟先生的記載 :

         “Gherzi神父為人非常實際。他對氣象學各個領域都熟悉,這類多材多藝的氣象學家已瀕臨絶種。他會作出氣象觀測,並完美無瑕地利用摩爾斯電碼發布資料,然後從其它台站接收天氣資料,把資料同時解碼及繪劃在天氣圖上,並且發出天氣預報及警報。有需要時他亦更修理及調校無線電接收器或發放器。他與海員及飛行員保持緊密聯絡,並經常登船探訪船長、收集他們的天氣記錄冊及與他們討論天氣…。所以,他在徐家匯天文台身兼多職 ─ 天氣觀測員、繪圖員、無線電操作員、無線電技術人員、通訊專家、天氣預報員、海港氣象主任、氣候學家、氣象學研究員,同時也是公認的公共關係主任。Gherzi神父親自收集船隻及從其它國家拍發來的摩爾斯電報,以維持區內良好的通信標準。他會向一些不依程序或不守時的無綫電操作員及氣象機構發出言簡意賅的信息,責成他們改善。”


圖三   1967年Gherzi神父81歲時與一船員在船上所攝
圖三   1967年Gherzi神父81歲時與一船員在船上所攝
(圖片鳴謝Weather, Vol. 29, No. 5, 1974年5月)


1930年,徐家匯天文台派員參加在香港舉行的首屆區域氣象機構首長會議。該會議决定了發出熱帶氣旋警告及發布天氣報告時所用的信號及代號。1934年,Gherzi神父會同當時的香港天文台台長C.W. Jeffries先生前赴馬尼拉,與馬尼拉氣象局合力製定風暴警告的標準程序。1949年中國解放後,他在香港天文台工作了數月,隨後赴澳門,完成一套分上下冊的「中國氣象」。這是有關遠東氣候及他本人和其它人颱風經歷的一本好書。

Gherzi神父於1886年生於意大利San Remo市。“他外型高瘦,面長額高,長有一把狹窄黑鬍子。他身穿一條黑色的長袍,袍下出現一雙巨大的黑靴子。他為人聰明,但性格急躁”。他穿着的‘巨大靴子’ 有時為人帶來幽默的題材。一位年輕不顧大體的同事曾取笑他‘在黑色長袍下露出亞洲最長的腳板’。

參考
一、 香港天文台台長年報
二、 Bell G.J.,‘Father Ernesto Gherzi, S.J., 1886-1973, An Appreciation’, Weather,1974年5月(只以英文發表)
三、 Grossman M. and Zaiki M., ‘Reconstructing typhoons in Japan in the 1880s from documentary records’, Weather, 2009 年 12 月(只以英文發表)
四、 風雲可測,香港天文台與社會的變遷,何佩然教授,香港大學出版社
五、 Wai M. M., ‘The Early Tropical Cyclone Warning Systems in Hong Kong, 1841-1899’, HKMetS Bulletin Vol. Nos. 1/2, 2004年 (只以英文發表)
六、 維基百科


李本瀅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