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二, 2009年 11月 17日

百年歷史的天氣圖

天文台預測總部陳列了一幅古舊的天氣圖,供訪客觀賞。日期是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是天文台現存最早的天氣圖之一,到今年剛好有一百年歷史。一九○九年的中國仍是清代時期。


圖一 : 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的天氣圖

圖一    一九○九年七月十五日的天氣圖


圖上繪畫了不少天氣觀測資料。除天文台外,其他的觀測資料都是以電報接收。觀測在每日不同時間進行。例如根據天文台出版的「中國沿岸氣象紀錄」,廣州的觀測在上午九時進行,台北則在上午五時。發出電報的時間也不盡相同,有些由於接收太遲(例如來自海口的電報),以致不能用於天氣預報。

觀測資料的格式如下:溫度以華氏度表示;濕度為百分比;氣壓以水銀柱高度(英吋或毫米)表示;風向以十六點方位劃分,以箭頭表示,風速則按照蒲福氏風級表,以風羽表示。

為分析天氣形勢,預報員根據圖上的氣壓數值繪畫等壓線。由於氣壓有日際變化,因此圖上註明「由於各站的觀測時間不同,等壓線已作相應調整」。按照該圖的分析,有一颱風當時正影響海南島。

若仔細觀察,圖上顯示香港有三個觀測資料。一個在天文台(一八八四年開始運作),另一個在太平山頂(一八八四年開始運作),第三個在 Gap Rock(位於香港西南約四十公里的外站,一八九二年開始運作)。

圖二顯示各觀測地點的位置、現代名稱及舊名(括弧內)。


圖二 : 顯示各觀測地點的位置、現代名稱及舊名 (括弧內)

圖二


一八四二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香港島成為英國殖民地。天文台所在的九龍在一八六○第二次鴉片戰爭後也割讓給英國。連同一八九八年租借給英國的新界,三地於一九九七年全部歸還中國。在香港西面的澳門亦曾在十六世紀至一九九九年間成為葡萄牙的海外屬地。

雖然有些模糊難辨,但在圖一可見四個因一八四二年南京條約而開放的口岸,包括廣州、廈門、福州(在圖上稱為「Sharp Peak」)和上海。另一個開放口岸寧波則不在圖上。因一八五八年天津條約而開放口岸的煙台、九江、漢口、汕頭和海口亦在圖上。

當時各港口的氣象服務由中國海關總稅務司羅伯特•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統籌。他自一八六三年至一九○○年代末出任該職位。而杜伯克博士在一八八三年出任香港天文台台長之後,對統一氣象觀測工作亦起關鍵作用。

圖上有另外兩個中國地方 – 台灣的台北和恆春。台灣在一八九五至一八九六年甲午戰爭後被割讓給日本,在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後歸還中國。

在圖二的左下角有三個越南地方 – 海防、峴港和在現今胡志明市附近的「C.S. James」。除了一九四○年代二次大戰被日軍侵佔的幾年外,越南自十九世紀末至一九五四年間都是法國的印支屬地。

圖的中下部分是菲律賓。她原為西班牙屬地,在一八九八年被割讓給美國。在繪畫天氣圖(圖一)時,菲律賓正與美國開戰,戰事至一九一三年為止。當時馬尼拉的氣象部門首長為 Fr. Algue 神父。

上述種種告訴我們,一九○九年的天氣觀測絕大部分在當時的列強或其控制的地區進行,而滿清中國則垂暮落後。兩年後,辛亥革命在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下,推翻了滿清皇朝。

十年後的一九一九年,中國爆發五四運動,到今年也九十周年了。由於得到廣泛的支持,五四運動大大提升了人民的愛國精神,並如已故台灣學者殷海光先生所說,令中國的知識分子普遍接受科學和民主。


李本瀅


資料來源:

一、 "Report of the Director of the Observatory", 1902-1909。
二、 "From Time Ball to Atomic Clock", Anthony Dyson著,香港政府出版,1983。
三、 「風雲可測 – 香港天文台與社會的變遷」,何佩然著,2003。
四、 「殷海光哲學與文化思想論集」 - 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
五、 維基百科。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