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09年 4月 24日

歷史為什麼重要?

一篇有關科學史的雜誌文章促使我近日重讀了一本講述中東歷史的書。

據該書所載,自公元九世紀開始,即先知穆罕默德出生後三個世紀,有大量的希臘文獻被翻譯成阿拉伯文。當時西方世界對古代大哲學家和科學家(如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歐基里德和亞基米德等)的作品,並不感興趣。有些重要的希臘著作甚至已經失傳。

公元八世紀,中東從中國工匠學會了造紙,其後更發展了造紙工業。至九世紀,巴格達的回教領袖大力促進將希臘文獻翻譯成阿拉伯文。眾所周知,巴格達正是阿拉丁神話「一千零一夜」的發源地。

中世紀的中東並不僅滿足於繼承希臘以至遠東的文明。相反,伊斯蘭科學家在前人的基礎上進行深入的觀測和實驗。希臘科學普遍側重理論,而中東科學則相當講求實際,為現今世界留下了豐富的科學遺產。

一門新的算術誕生了 – 因此我們現在廣泛使用「阿拉伯數字」(它實際上源於印度)。雖然希臘人發明幾何學,但三角學大部分是中東所創。代數則全然是中東(或巴比倫)的發現。

在天文學、化學和醫學方面亦有很大的成就。十六世紀哥白尼可能是受到伊斯蘭天文學家的啟發而創建了日心說。鹼和強酸(硫酸和鹽酸)都是由伊斯蘭科學家發現。一本中東的醫學百科全書於十三世紀被翻譯為拉丁文,在其後多個世紀支配了整個歐洲醫學。而透過土耳其人,天花疫苗法在十八世紀傳到西方。

今天很多科學名詞均源自中東 – 煉金術(alchemy)、鹼(alkali)、代數(algebra)、演算法(algorithm)等等,不能盡錄。而 algorithm一字其實是九世紀在巴格達工作的偉大波斯數學家 al-Khwarizmi的拉丁語。

自九世紀開始的八百多年是中東多產的時期,而西方的文藝復興延續了這探索與創新的傳統。借用美國歷史學家柏納.路易斯(Bernard Lewis)的說話,回教徒創造了「一個超越單一種族、地區或文化的宗教文明。在中世紀高峰時期的伊斯蘭世界是跨國、跨種族,甚至可以說是跨越多個大陸的。」

歷史告訴我們很多事情。科學的歷史最少教曉我們,待人接物,必須包容接納、集思廣益,不問出處。

李本瀅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