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一, 2009年 3月 02日

夜宿大帽山

網誌有一段日子沒有更新,有市民來信查詢我的健康。感謝大家關心,我的身體尚好,祇是離任在即,不少事情都想多理一些,日子難免比較忙,寫網誌說到底是邊緣業務,所以稍為耽擱了一下。

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特別有趣的一件事是到大帽山天文台雷達站渡過了一個晚上。

每逢熱帶氣旋逼近香港,為了保障氣象雷達監視熱帶氣旋的功能不要中斷,天文台的雷達機械師都會進駐大帽山氣象雷達站,二十四小時候命,確保雷達以最佳狀態運作,並且隨時搶修故障。三號風球發出便上山,三號風球不取消便一直留在山上,不管是一天、兩天、還是三天。

碰上颱風正面吹襲,狂風怒號,暴雨傾盆,困在香港的最高點,如果發生甚麼意外,上山的路既窄且險,救援頗有難度。同事三號風球時上山,我不知道他們心中有恐懼嗎? 此外,撇下了家人讓他們自己面對風雨,作為以保護市民為已任的天文台員工,竟然不能親身保護自己家人,難免有點為憾,我不知道在峯頂的風雨飄搖裡他們思家嗎?

抱著這些疑惑,前兩個星期五下班後,我登上了天文台的車,跟雷達機械師同事一起上山,希望在現場親身體驗他們經歷的情況。不消多少分鐘,我們便從繁囂的市區去到荒涼的山地,運氣有點好沒踫上山霧,但是山路的蜿蜒因此更為顯眼,接近雷達站時的幾個「髪夾彎」更是嚇人,幸好開車是久經戰陣的師傅,他告訴我這次屬於「小兒科」,在大風大雨裡跑他們都完全掌握形勢。我相信他,因為以前試過在颱風過港期間,大帽山雷達站電力中斷,服務難以為繼,我們一聲令下,天文台的司機便義無反顧上山去把被困的同事接回來,事後他們報告來回兩程驚險萬分,有時車輛抖動厲害到不得不稍停避風。同事的敬業樂業,我必須說一聲:「佩服」。

來到雷達站已是暮色四合,山下是矇矓的華燈初上,人間既在眼前,亦甚遙遠。把站門一關,我們進入另外一個世界,這裏充斥著雷達運轉產生的機械聲音,為了防禦無孔不入的雨水,幾個主要的工作間都沒有窗,二十四小時同樣的燈光令人不知晝夜,身處其間頗有迷離的超現實感覺。我問同事這麼吵他們難受嗎? 得到的答覆令我很驚訝,他們說:「雷達的聲音聽來很親切,在站內如果聽不到聲音的話,反而會感覺不舒服,擔心雷達出了甚麼問題。」

他們告訴我,每次在山上當值都感受重大壓力。颱風臨近,市民看天文台,天文台預報員看雷達,雷達壞了等於天文台瞎了,看不到風眼的移動,牽一髮動全身。不在現場,我以前沒法感應到他們心中的憂慮,在這個大帽山頂的晚上,我確切知道同事重視自己的工作和明白自己的任務,以及跟他們一起承受責任感無可避免帶來的心理負擔。我們談到深夜,最後睡倒在各自帶來的睡袋中。

房間沒有窗,不知天亮,結果睡到八時多,感覺頗為失禮。吃了山上儲存備用的即食麵,跟同事巡視站內的所有角落,他們告訴我夜裡下了一場雨,雨勢雖然不大,站內卻多了幾灘水,看來乘著山風的雨水不會放過任何滲透縫隙的機會,今年雨季來臨之前真的要好好檢查和修復,以免發生大雨浸壞氣象雷達的難堪笑話。

在雷達塔上繞了一圈,極目四望香港全境,在山巒起伏中到處藏著繁華,養活著七百萬人口,這裏自然陪伴著文明,真是好一片福地。

下山的時候終於到了。大帽山,此刻一為別,後會是何期 ?

林超英

附 : 除了在風雨中守護大帽山雷達之外,天文台同事在工作中有不少罕為人知的任務和經歷,最近我們收錄了四十多篇同事所寫的文章在《風雨人間》一書之中,大家可以看看。該書在政府網上書店 http://www.bookstore.gov.hk 及幾家主要郵局發售,詳情見 : http://www.weather.gov.hk/wxinfo/news/2009/pre0122c.htm。 近來數家中文書店亦有出售,請直接向他們查詢。


與同事在大帽山雷達站促膝夜談
與同事在大帽山雷達站促膝夜談


在雷達站渡過難忘一夜
在雷達站渡過難忘一夜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