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天文台 香港品牌形象-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red dot
列印版本
上一頁
列印版本

星期五, 2008年 10月 30日

理性、歷史

有朋友問 : 為甚麼網誌文章相隔時間很長? 答案是: 九月下旬我放了假,在中亞的烏茲別克旅遊了兩個星期,而且天文台台長的工作有時真的很忙,寫網誌文章說到底是所謂「邊緣工作」。

九月的旅遊重點在歷史名城撒馬爾罕,它是絲綢之路上的樞紐,歐洲歷史上視為東方之珠,我則覺得它相當於中亞的香港,大家共通之處甚多,如自然資源缺乏,繁榮建築在信息和貨物流通之上等。

作為科學家,最令我感動的是來到六百年前由帖木兒汗國第三代君主Ulug Beg建立的天文台遺址,懷念他對知識的追求,他說過:「王國會消亡,科學家的工作成果則永久長存。」Ulug Beg雖是君主,但是尊重理性討論,與當時的貴族和宗教狂熱者很不一樣,他登基後不久便被殺害,他建立的天文台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文台,亦被反智的統治者徹底摧毁,但是正如他的預言,帖木兒汗國灰飛煙滅五百年後,德智俱備的Ulug Beg卻因他的科學成就名留青史。

在歷史這面鏡子中,我看到知識和理性是人類文化的重要部份。我經常提醒自己和天文台的同事,在執行公務時必須堅守科學和理性,離開這個基礎,我們沒有立足之處。

進入十六世紀後,撒馬爾罕從繁榮的顛峰下滑,輝煌的建築很快變成頹垣敗瓦,原因是由於往來中國和歐洲的海路開通,陸上絲綢之路失去重要性,沒有貿易物流,繁榮無以為繼。今天的世界起著根本的轉變,香港面對近似撒馬爾罕當年踫上的問題。這些事情超出天文台的範疇,不過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不能不用心思考。

從大局回到微觀,就天文台自身的工作而言,我們必須注意社會的轉變,不斷調整回應,才能確保機構存在的價值。偶然還有一些同事希望最好甚麼都不要變,可惜時間是不會停下來的。


在偉大的天文台遺址懷念Ulug Beg,地下空間保存了部份帶有刻度的圓孤
在偉大的天文台遺址懷念Ulug Beg,地下空間保存了部份帶有刻度的圓孤。


林超英


最近修訂日期: <2013年9月27日>